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绯色档案馆剧本杀

2021-6-24 13:42| 发布者: 责任编辑| 查看: 642| 评论: 0|原作者: 责任编辑

摘要: 绯色档案馆 背景: 时间:公元755年4月 ,天宝十五年 地址:长安某处小茶馆 出场人物(按照先后顺序):孟浩然(55)、李白(43)、王维(43)、杜甫(32)、高适(40)、岑参(29) 四月,草长莺飞的季节,看起来 ...
绯色档案馆
背景:
时间:公元755年4月 ,天宝十五年
地址:长安某处小茶馆
出场人物(按照先后顺序):孟浩然(55)、李白(43)、王维(43)、杜甫(32)、高适(40)、岑参(29)

绯色档案馆剧本杀

四月,草长莺飞的季节,看起来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私底下却不知藏着多少的暗潮汹涌。
喧闹的小茶馆里,茶馆中央的舞台上说书先生抑扬顿挫的讲着人们早就耳熟能详的故事,四周围坐着的听众各个桌子上摆着一壶茶,三五个人一桌一边听书一边喝茶,时不时一声“好”的喝彩传来,多了几分热闹的气息。
茶馆二楼的一个包间内,此时坐着一位须发半百的老者,半眯着眼睛,嘴里念叨着:“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话音刚落,有人掀帘而入,一身白衣潇洒自如“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大笑两声“孟兄好早”
老者一捋胡须“太白贤弟不必客气,辰时刚过,确实还早”
来人一顿,又是一声爽朗大笑。
老者低头喝了一口茶,抬头看了一眼说到:“你们这是一起来了啊”
白衣人闪身让开,身后走出一位青衣男人,拱拱手道“孟兄早!”
老者拱手回礼,指向旁边的椅子道“太白贤弟、王贤弟,坐!”
二人落座。
老者:现如今朝堂动荡,众人皆看出安贼存了反心甚至有人发现安贼勾结外族,意欲在中原起兵,奈何当今迟暮,一味安抚,唉!
李太白:孟老慎言,隔墙有耳。
说完起身朝门口走去,掀开帘子看了看,正待回来突然冲外边喊道:“老杜、高常侍、岑贤弟,这边。”
一阵略显凌乱的脚步响起,进来三个衣着干净整齐的男人,两个看起来略年轻,一个略年长。
年长者施礼道:“各位兄长,高适有礼。”
三人回礼:“高常侍客气!”
另两位年轻的也施礼道:“岑参/杜甫,有礼!”
各人纷纷见礼,互相礼让一番坐下,李太白又看了看外边才又进到包间内。
李太白:刚孟老正说到现如今局势不稳,安贼有意谋逆,当今无为,身为我朝子民,国若倾覆我等又该如何自处,今日将诸位聚集于此,便是想要与诸位商议,诸位可有什么良策?
孟浩然做抚额状。
岑参:不才年幼,虽则刚刚进入朝堂,却也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各位兄长阅历都比我深厚,只要与国有益,岑某愿听从各位兄长调遣。
高适:小弟自来在边塞行走居多,以为若说最重要,应是情报,各个国家各个家族甚至是奇闻异见,均应受到重视,在此基础上探查寻访,若能从源头掐灭最好,若不能,也要做好应对策略。
李太白抚掌大笑:有理有理,确应如此。不如我们六人共同设立一个机构来收集各方情报如何?
众人纷纷点头赞许。
王维:还应设立身份象征,为避免有奸细混入,这个机构只能由我们六家人来主持,每家持相应令牌证明身份,还应怎么样,我再想想。
孟浩然:我们还需要掩藏身份,最好是各家心腹打入三教九流,然后把信息汇聚到一起,由一方核实后存入这个机构。
杜甫:各家权力还要相当,方才好制衡,遇到意见不一致,要少数服从多数,不过六家的话怎么区分占比?
李太白:好说好说,除去六家每家共同的占比外,每年轮换一家来多拿一份占比就是。
杜甫:妙极!
其余众人纷纷附和。
岑参:令牌如何避免造假呢?
众人纷纷低头沉思。
王维:这样,我跟工部要一块大点的矿石,找人雕琢成一块可拆分成七份的圆形,外部分成六份各家一份,中间圆形单独一份每年各家轮换,雕刻纹路深浅不定,这样即便想要造假也很困难。
李太白: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孟浩然:我们这个机构取个名字吧?
岑参:我们是为救国而起的意,这个名字应当带有血性。
杜甫:血性吗?红色的血液,取个“赤”字吧!
高适:那么,叫“赤馆”吧
众人皆点头赞同。
孟浩然:那么,为了赤馆的诞生,让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
众人皆举杯......

“赤馆”的故事由此开始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0)

© 2001-2022 Zbbase Inc.  Powered by zbbase!

1
QQ